奧修說

奧修談教育:「教育裡的革命」第一章 -老師,社會與革命 #1

我想要告訴你們一些我所看見,關於老師與社會的事情,也許我們彼此之間所想的方式並不一致,也許我可能會反對現在教育準則所採取的立場。

 

我不是一個教育學家,也不是一個社會改革者,我很幸運的是我可以談談一些教育與社會的基本面向。

要教育學家們去了解教育真相的可能性幾乎是沒有,過去五千年來,他們一直在思考,然而現今教育的情況,它的結構,以及製造出了什麼樣的人,都是完全錯誤的,很自然地,只有不健康的與充滿混亂的領導者從中誕生。

那些社會學家們所做的思考,一樣是病態與不健康的。

否則,人們,他們的生命與他們的思想,將會是大大的不同。

既然我不是一個教育學家,也不是一個社會學家,有可能我可以告訴你們一些,只有透過直接去看問題才能看見的事。

對那些很重視經典的人而言,解答變得比問題還要重要,既然我不知道教育的準則是什麼,我可以直接談談問題。

第一件我想談的事是,現在的老師與社會之間的關係已經被證明是危險的,這個關係是什麼?這個關係是,老師是一個奴隸,而社會是主人或是擁有者。

社會要求老師做什麼工作呢?

社會想要老師去反覆灌輸小孩子那些從過去幾千年來以來,舊有的嫉妒、舊有的仇恨與舊有的思想,

那些老朽的人,實際上幾乎已經是死了或正在垂死的人,想要傳承他們的東西,透過老師把這些東西傳進新一代的頭腦裡。

令人很訝異的是,社會要求老師做這樣的工作,而老師繼續去做這樣的工作。

對老師來說,這是一個非常大的恥辱,這個恥辱是,透過老師,那些過去世紀所遭受的痛苦疾病,被繼續傳承到這個世紀,

社會需要它,它被需要是因為舊有的結構、與其相連的既得利益者,還有在這個結構裡被建立的盲目信念,它們不想要逝去,它們想要繼續存活在這個社會裡。

因為老師完成了這個工作,他是被尊敬的,若是不奉承老師、不尊敬老師,那麼就不可能要求他完成這樣的工作,

那就是為什麼老師被說成是一個偉大的導師、一個受人敬重的人,他的意見必須要被聽從,為什麼?因為社會想要透過老師去傳承它的整個信念模式給小孩子們。

印度教的爸爸想要讓他的小孩成為一個印度教徒,而且一個伊斯蘭教的爸爸想要讓他的小孩成為一個伊斯蘭教徒,在他死之前。印度教的爸爸也想要把那些與伊斯蘭教的爭端傳承給他的小孩。

誰將會去做這些事?老師會去做。舊的世代想要把它的盲目信念強加給新的一代,它的經典們、它的傳教士們以及其它東西都要被強加上去,它透過老師完成這個工作,但是結果是什麼?

結果是世界上的物質財富一直增加,但是心智能力卻沒有發展,只要一直有這種舊思想的巨大負擔在孩子的頭腦裡,他們心智能力就無法發展,在一個小孩身上有五千年古老文化的重擔,小孩身上的生命被這個重擔所壓碎了,因為如此,意識的火焰無法點燃,而小孩的個體性無法發展。

 

(全文未完,待續譯,本文來自奧修在1967年在印度談教育的演講)